初始情緒,抱抱

2017/6/28

今天拍到的雲。

兩隻小孩腸病毒,自行居家隔離一週,無聊的母子三人,下午決定騎著機車,孔隆孔隆地去家裡附近的無人沙灘。

一個都沒有人的海邊,蘆葦雜草比人還高。我們下了車,發現好多狗影從草堆裡閃過,然後出現眼前。

這片沙灘,狗比人還多。八九隻長得狗高狗大的狗兒,忽然全部圍繞著我們,雖然保持了距離但一直盯著我們,好像我們誤闖禁區。

因為我的機車需要死命的踩踏板才能發動,我心裡開始擔心萬一狗衝過來我一個人難以抱著兩個孩子踩車,我開始在眾狗睽睽下,不疾不徐的準備離開。

小孩不想走,她們說:「這裡很好啊,幹嘛要走。」孩子感受到的跟我完全不同。

我心裡一直在想,是不是小時候被野狗咬過的我,投射太多恐懼了?

不過我還是離開了。而離開的過程中,狗也慢慢繞著我們走到另個方向,又沒入另一邊的草叢。

最近妞妞在不如她願時偶爾會大哭,大哭力度很高,當下很多情緒。

我一開始會試著同理她,真誠的理解她的心情時,我發現她真的可以慢慢降溫。

可是有幾次,我並不認同她的堅持,我的同理就變得很敷衍(或根本不想同理),於是我幾乎一直在說:

「我知道你現在好生氣,但我們可以先討論一下嗎?至少要講道理吧!!(狠)」

一開始覺得蠻對的,「練習講道理」,沒錯啊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在這樣的情況下妞妞降溫後,我心裡總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,感覺好像—這「道理」,成了另外一種權威。只有「道理」可以「被表態」。感受啦、心情啦,麻煩請放到一邊。因為那是不成熟的。不夠成熟請不要來談。⋯⋯諸如此類。

再者,走到這個地步,通常代表我自己狀態也在情緒裡,所以我無法冷靜。那麼,我要另外一個人冷靜,尤其是一個大腦尚未成熟無法流暢控制情感的孩子,是不是也只是在張揚著身為一個長者/母親的權威,以幫助我「hold住場子」XD

仔細想想,那種切割感、對權威的依賴,不是我喜歡的經驗與感受。

我想到最近看一本書談到「初始情緒」。這東西是指:人在遇到某些事情時,大腦潛意識會浮現的「第一個感受或意識」,它不是快樂/悲傷/憤怒/憂慮這樣的分類情緒,而是很簡單的「好、不好、壞、喜歡、不喜歡⋯⋯」。

初始情緒常常被忽略。如果能把它辨識出來,當事人感受到跟自己裡面是一致的,他可以很快進入調頻狀態,討論就可以更快進行。(好神奇)

不禁開始回想,

我當下辨識出妞妞的初始情緒了嗎?

或再回到前面一步,我好奇她的初始情緒嗎?

我辨識出我自己的初始情緒了嗎?

我的初始情緒的源頭,我有勇氣去處理嗎?
答案默默地浮現,一身毛。

有時候不免覺得,養育孩子的過程,好像是一場沒有終點的自我偵查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