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中橫上寄給自己的信

讀著一封在10個月以前、從中橫寄給自己的信,讓人不禁在想:

人是否擁有預言與祝福自己的能力?在什麼狀態下,才能有這樣的能力?

去年七月,參加「心。中橫。遇見」,那時候剛離職搬回台東,尼伯特颱風剛把台東吹得一塌糊塗,我們家剛來電來水沒幾天,一片的不確定中,我第一次上中橫。

我記得那時候剛面臨生活型態的轉變,心裡多少還是有著「接下來一定要做些什麼特別的事」的想法。

只是這執念到底是從何而來?後來才明白,其實剛離開既有生活圈,內心多少還是帶著他人的眼光在走著的。

而這個包袱是穿著糖衣的,它令人感覺有著雄心壯志,好像很多事都在等著我去做。

中橫旅途的最後一個晚上,那是一個很寧靜的夜晚,老師邀請我們寫信給六個月後的自己。

由於六個月後的回娘家活動我沒辦法參加,因此我最近才收到了自己的信。

看了信、回想了這將近一年來的變化,我才明白,中橫的魔力並不是下了山的那一刻什麼都「立刻改變了」,它更像是化作某種「意識」與「覺察」,一路跟著我下山(講得好像魔神仔),在我準備又要走回以前的思考的舊模式時,跳出來想找我討論一番。

「不管你現在在做什麼,你一定比此刻的我更清楚知道:你害怕什麼、愛什麼。」

很神奇的是,原來在山上的那一晚,我壓根沒寫什麼「一定要做點什麼」或「勇敢去做!」,而是這七個字—「(更清楚知道)害怕什麼、愛什麼」。
這確實幾乎是這一年遷居台東以後的生活重心。而神也好像安排好似的,給予我很多機會與考驗去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,也給我很多誘惑,要我逃避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
我並沒有因此變得極端強壯,反而這一年我幾乎有意識地感覺到自己什麼時候在「逃避」、「脆弱」,以及什麼時候在「勇敢」、「自主」。

這過程是有點痛苦的,我一直把這個過程視為「適應期」,但直到最近才開始領悟,這不是一段過程而已,

它就是「我」。

坦然接受「我」就是這麼一個真真實實、有弱點、有喜樂、有恐懼、也有力量的「人」以後,一切就這樣鬆開了。

鬆開後,人不覺地自在了許多,有種何處皆安穩之感,也有力量為自己做選擇。

如同當時我給自己的祝福。

只是到底為什麼我那晚,可以這麼福至心臨的給了自己這樣的祝福?

那晚,一好大哥來到洛韶山莊,給了我們一晚美好的太魯閣族的歌聲與音樂,音樂裡有著他在母語文化裡的哲學與愛。

他沒有說什麼「你很棒你要加油」的話,他就是分享他起起伏伏的故事,真實、坦率。那晚,許多走過中橫的學長姐也回來分享他們在中橫上的故事。

我既震撼又感動,在提筆寫下這封信的我內心想的是:

「在中橫上遇到的這些人告訴我: 活著就會有故事,故事會一直傳承下去,傳承給需要的人。我並不期待自己會變得『怎樣』,我想要『愛自己正在活著的時候』。」

活著。每一天都要有活著的感覺與感動,這就是在中橫的那晚,我給自己的祝福。

人真的有預言、以及給自己祝福的力量的。

只要把心打開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向上 ↑

廢材媽媽的創業與自學筆記

當媽媽,似乎就是一種「創業」與「自學」的過程吧?

Fifty PLUS GUIDE
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
翻轉醫療

知識為熟齡生活加分

I choose how I will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

Making memories one day at a time

The Reluctant Retiree

Stories from Garrulous Gwendoline - a baby boomer surviving retirement

Melissa Writes of Passage

1 Family. 6 Languages. 10 Countries. 1 Writer. Always at Home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